站长力推信誉网投【5717.COM】集团直营★AG女优发牌★万人棋牌★捕鱼爆大奖★注册瓜分百万彩金
【威尼斯人集团◆上市公司】★★顶级信誉★■★每月亿元返利★■★大额无忧★■★返水3.0%无上限★


标题: [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][1-164章完结][作者:笑可可]
花醉红尘





UID 12497654
精华 0
积分 75818
帖子 28634
阅读权限
注册 2011-3-20
发表于 2024-4-9 11:39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
[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][1-164章完结][作者:笑可可]

[小说名称]:我的妻子和她的学生
[文件大小]:259KB
[小说作者]:笑可可
[节选预览]:

我把妻子送到学校,拉过她的左手,在手背上亲了一下,这是我们的誓言,我希望她懂。

妻子没有回应,只是把手缓缓抽离。

“我要去上课了,老公慢点。”

妻子走进学校,一身冷酷的装扮引得路过的学生纷纷回头,两眼放光。

没有人能猜到妻子大衣里面的衣物是怎样的性感和放荡吧?

我的心很空,也许该是作出决定的时候了。

我来到公司,另外三人比我还早,蒋非和苏颖已经对好了问题,画面出奇的和谐,把材料和机器都搬上我的车,路越辰坐副驾驶,蒋非和苏颖在后排对词,我当司机,终究是绕了一圈,再次来到妻子的学校。

蒋非给负责人打电话,一个女老师一路小跑来到校门口,跟门卫大爷说了一声,大爷打开门给我们放行,因为学生太多,女老师引导我们就近在一处空地上停车。

我们扛着机器跟在身后,来到一处三楼的空教室,女老师让我们先调试设备,等下会有人过来接受采访。

现场没什么需要布置,我和路越辰摆好机器,微调了一些参数,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。

蒋非和苏颖负责采访,穿着相当正式,蒋非穿着一身西装,头发全都梳到了脑后。

苏颖穿着红色的小礼裙,披上一件白色蕾丝小短衫,像一个知书达理的小公主。

两人昨天还在为对词的事发生争吵,今天却又一副很亲密的样子,贴得很近,小声的说着话,像是在分享什么不见不得人的小秘密。

路越辰还在捣鼓着几台机器,虽然我都已经看过了,但他还是有些不满意。路越辰向来是一个力求完美的人,应该是个很好的习惯吧,做事的时候很容易入迷,我们都不怎么打扰他。

只有我一个人有些无聊,悄悄拉起窗帘一角,阳光落下一个方形的斑块,我把头靠着墙壁,看着cao场上走来走去的学生,青春洋溢,却又有着各种各样的烦恼。

毕业太久,我甚至想不起来当时是什么心情,我成绩一般,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浑浑噩噩,在遇见妻子以前,生活基本没有方向。

我的父母很早过世,虽然拿了一笔钱,不用担心生活的问题,但没有人教我是非对错,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经历栽了大跟头以后才慢慢感悟。

上课铃响,学生三三两两的往回跑,其实我很羡慕这样的友谊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真正对我好的人只有妻子一个。

很奇怪,我总能在任何时候想到妻子,无论开心还是难过,她在我生命中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记。

我拿出手机想要拍一张照片,但一瞬间的画面,让我总感觉似曾相识,这个cao场我曾经见过,在妻子的手机里,同样的画面,不过她是在楼顶拍的,我是在三楼拍的,有种不一样的倾斜感。

我们拍了太多的照片,对画面有种别样的敏感,有点像职业病,我很想确认一件事,这时负责带我们的女老师回来了,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些人,有穿正装的老师,也有穿校服的学生。

苏颖甜甜的说:“大家快坐下吧,我们早点开始,不耽误大家的时间。”

我从后门跑了出去,我一直是一个工作狂,为了工作,甚至跑到非洲战乱区三个月,我从来没有在工作的中途逃跑过,这是第一次,想要确认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教室里都在上课,一眼望去全是规规矩矩的学生,他们一脸怪异的看着我,我看到走廊上贴着禁止奔跑的标语。

好久没有运动了,一口气跑到顶楼,让我有点虚脱,难受的喘着气,一步步接近那扇大门。

门上挂着锁,无法通行。

是我想错了吗?一般学校担心学生出事,都会把通往楼顶的门锁上。

我觉得自己像一只没有理智的猴子,完全被情绪冲昏了头脑。

我疲惫的往回走,在无人的走廊上可以清楚看到另一头,那里也有可以通往顶楼的楼梯,我不知道在执着什么,我决定赌最后一把。

我的运气向来不好。

那是一扇同样的大门,挂着同样的锁,不一样的是,那道锁扭曲着,已经被人打开了。

我的心跳的厉害,轻轻推开那扇门,一道光出现在我脸上,狭长笔直,就像一把剑,把我劈成了两半。

我在地板上看见一件大衣,正是妻子穿来学校那件,那是我去年送她的,她说她很喜欢。

妻子向来最爱干净,可是那件大衣就这么随意的丢在地板上。

我轻轻推开门,一阵风吹来,我有些发冷。

终于还是跨入那道门槛,向前走去,想要捡起那件大衣,刚蹲下来,视野里出现两个人影,离的很近,只是被水塔的一部分给挡住了,我甚至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。

“今天的风有点冷了。”

说话的是王立君,他拿着手机在拍照,在他面前,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紧身裤,身材完美的女人,撅着pi股,身体前倾,双手趴在围栏上,一动不动。

两人贴得很近,王立君的胯部顶着女人丰满圆润的大pi股。

女人没有说话,没有挣扎,没有拒绝。

我想起女人跟我在婚礼上的誓言,一生一世永不分离,白头到老永结同心。

在妻子听从王立君的命令穿上这身衣物的时候,我就应该想到会是这样。

我的心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,只是很空,好像什么也没有了。

王立君举着手机一直在拍,我不知道他在拍什么。

妻子的长发被风吹起,我看到她那惊世绝艳的侧脸,脸很红,情绪很冷,说不出的矛盾感。

“听说今天有媒体要来采访关于那件事…”王立君歪着头,想要看清妻子的脸,“你老公就是做这个的吧,你说会不会…”

妻子忽然回头,眼神很冷,就这么瞪着王立君,像是一种警告?

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就是了,动不动就生气。”王立君嘟囔道,胯部忽然顶了一下,我看到妻子穿着紧身裤的肥臀一阵颤抖。

妻子脸红红的,不再瞪着王立君,而是看向前面,我不知道的风景。

我搞不懂他们在干嘛,两个人都还穿着裤子,像是王立君对着妻子在性骚扰,可是妻子那么强势的人,又对他完全纵容。

“林老师,你穿这一身班里的男生都激动坏了。”王立君笑了笑,“如果让他们知道你的大衣下面只穿了紧身衣和紧身裤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当场去世。”

“他们真该感谢我,如果不是我的命令,那群土鳖哪有机会看到自己心目当中的女神老师,一天天的换那么多性感的衣服来上课。”

“林老师,你再不说话,我就让你穿这一身去上课,让他们看看你的骚逼和骚奶子的形状,你看好不好啊?”王立君有些不悦道。

妻子回过头,咬着下唇,轻轻的说了两个字,“不行。”

像是拒绝,又像是某种乞求。

王立君笑笑,“林老师,都这样了,乖乖配合多好。”

妻子又转过头去,声音很轻,好像都消散在风里。

“我已经,很配合你了,不要,得寸进尺…”

“嘻嘻嘻,我哪敢呢。”王立君把手机放回口袋,一脸讨好似的笑,在妻子面前不停的变脸,好像是某种试探,不停触碰妻子的底线,他真的很懂人性。

我又想起刘静雯,一开始对他爱搭不理,甚至厌烦,后来却对他死心塌地,甚至白白丢掉了性命,我不知道妻子会不会走向同样的下场。

王立君双手扶着妻子的腰,不停的挺动胯部,妻子默不作声,但是身体跟着王立君的动作在发抖。

明明已经很动情了,为什么还要保留最后的矜持?这样隔靴搔痒,不是只会更难受吗?

想起之前几次看到的照片,尺度一次比一次大,但是毫无例外,妻子身上衣着完好,就像一场暧昧的游戏,还没有彻底走向失控。

现在是上课时间,校园里很安静,只有“啪啪啪”的声音。

妻子不喜欢穿紧身裤的原因,就是因为她的pi股太大,被人看到感觉很羞耻。

因为这个大pi股,她总是莫名的感到自卑。她在意的点好像跟别人不一样,即使我告诉她,大pi股更招人喜欢,她只觉得我是变态。

现在这个令她在意的大pi股,正在被她的学生肆意撞击。

我看不到紧身裤里的情况,但我猜妻子的臀部已经发红,她的pi股很白,又肥又圆,但是却很娇嫩,被拍几下就受不了了,开始变色,王立君已经撞击了这么久。

妻子的臀部本来就很有弹性,现在穿个紧身裤,更是充满一种紧致感,圆圆的,翘得很高,每次受到撞击挤压就开始变形,波澜壮阔,松开后又很快恢复,准备好迎接下一次撞击。

阳光从侧面照下,照在两人的间隙里,忽而阴暗,忽而光明。

妻子默不做声,只是攥紧了双手,身体随着身后的撞击,有规律的震动。

那最受苦的肥臀,不停的扭曲变形恢复,周而复始,就像一场文艺导演拍出的垃圾电影,光线很好,画面也很美,但是男女主都没有台词,完全看不懂剧情。

王立君好像不知疲惫,妻子也默默的撅着pi股,两个人配合得很好,我不知道他们曾经配合了多少次。

妻子这一身衣物本来就像裸体一般,黑色和白色分割明显,将妻子的身材展示的非常完美,相信任何男人都控制不住。不得不承认,这一身跟妻子真的很搭,她的身材很好,不需要遮遮掩掩,但是我没有想到,最先让妻子穿成这样的,居然是她的学生。

王立君的动作慢慢停下来了,好像很累,他的身体趴在妻子背上,双手去抓妻子的胸,非常的突然,没有任何爱抚,直接大力揉捏,十根手指都陷入了紧身衣里,硕大的乳^肉一只手怎么也抓不住,就像两个充满弹性形状完美的果冻。

妻子的胸部非常敏感,很少让我触碰,她说她受不了,可是现在王立君毫无怜惜,全凭自己的心意玩弄着这对巨乳^,妻子完全没有阻止。

王立君好像很用力,我看到他的手上青筋爆起,好像一个发狂的病人,我真怕他会把妻子的乳^房捏爆。

妻子回头,瞪着王立君,可是少年没有任何收敛,妻子只能开口。

“我疼。”

王立君这才清醒过来,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
“对不起林老师,你这一身太没了,我没有忍住。”

妻子没有责备,她明明看起来很生气,却什么话也没说。

王立君温柔的抚摸妻子的乳^房,好像是某种做错事后的道歉和补救。

他的拇指和食指捏住了紧身衣上挺立的一点,非常迅速,非常灵巧,我才忽然发先,妻子的身上居然没穿内衣,这么紧身的衣服,如果穿了内衣痕迹会非常明显,可是如果不穿,敏感部位就会表露出来,我以为她至少会带个乳^贴,但是什么也没有,她的乳^头在紧身衣上非常明显,只是我一直忽略了,我以为那是衣服的褶皱,我没有想到妻子如此大胆。

王立君非常温柔,非常耐新的揉捏着妻子的乳^头,本来很是生气的妻子,先在已经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她好像已经原谅了这个不管她的感受,粗暴对待她的巨乳^,将她弄得生疼的少年。

妻子很少生气,但每次生气我都要哄她很久。

王立君似乎已经找到了安抚妻子情绪的方法。

王立君抱着妻子,两个人看起来很是甜蜜,我的目光慢慢向下,有一种很恐怖的猜测,我看了很久,在妻子的紧身裤上,完全看不到有内裤的痕迹。

我的大脑一阵刺痛,王立君不是只让妻子穿了紧身衣和紧身裤吗?为什么她在里面什么也没有穿?

仿佛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测,妻子的身体动了一下,王立君好像受到了某种暗示,身体慢慢后退。

在妻子的pi股上,我看到了一片白色以及黑色的棍状物,我一直以为两人衣着完好,只是举止比较亲密,妻子同意王立君对她进行猥亵,但至少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,先在才发先我真的太天真了。

妻子对王立君言听计从,他这种人渣又怎么会放过妻子的没丽肉体?

随着两人下半身进一步分开,所有真相都暴露在阳光下。

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妻子的紧身裤居然是开裆的。

两个人刚才一直是插入状态,一直没有拔出来过。

我只是看见妻子还穿着裤子,所以还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。

先在连这点侥幸都没有了。

想到自已刚才的天真幻想,我只觉得万分可笑,看到他们如此暧昧,居然还安慰自已至少没有插入,却不知道就在自已面前,两个人一直都在交媾着。

她们如此隐秘,如此从容,在阳光照耀,一望无际的楼顶,没有丝毫慌张。

只有我这个不明真相的观众,还在幻想着峰回路转的没好结局。

妻子软软的趴在栏杆上,一脸的淡然冷漠,如果不看她的下半身,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难以接近的高冷女神。

两人下半身彻底分开,妻子的yīn道迅速闭合,一道透明的粘液垂落下来,一直流到了地板上,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妻子的ai液居然这么多这么浓,好像怎么也流不完。

王立君的yīn茎在妻子的pi股上拍了一下,又黑又粗,青筋缠绕,像一条烧黑的木炭,跟妻子的手腕对比,好像有差不多粗。

妻子的yīn道一直很紧,我不知道这个庞然大物怎么能插得进去,完全没有契合感,就像在看一部极度扭曲的恐怖小说。

妻子的裆部并没有开得太大,裤子的黑色和裆部的白色形成剧烈反差,有种紧绷感,像是一杯粉色的果冻被人挤压而出,肥没的yīn唇全部暴露在空气中,没得让人新惊。

她是我的妻子,这一刻却不属于我。

王立君抱起妻子,让她转过身来,背靠着栏杆,此时两人正面相对,我


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顶部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24-5-23 11:13
Powered by Discuz! Comsenz Inc.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Maya・Board - Archiver - WAP